搜索
查看: 12570|回复: 0

应氏杯第二日崔哲瀚解脱

[复制链接]

262

主题

262

帖子

102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20
发表于 2019-9-7 08: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者宋青云北京报道 应氏杯第4局比赛结束后,在门口蠢蠢欲动的记者和棋迷呼啦啦地挤进狭小的对局室内,把常昊和崔哲瀚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起来。简短的复盘结束之后,记者们向常昊发起连珠炮般的提问,崔哲瀚则尴尬地坐在对面,用手揉搓着鼻子。见状韩国记者欲把崔哲瀚让出来,但已经占据有利地形的记者们谁也不愿让路,直到大嗓门的张文东九段出面,崔哲瀚才从包围圈中突围。

崔哲瀚显得很疲惫,记者和他并肩走在一起。崔哲瀚问起父亲和师父在哪,记者回答说可能已上楼了。崔哲瀚再问:“是要采访吗?”不过看他疲惫的眼神,记者实在想不出该问什么问题,就建议他回房休息。第2天,崔哲瀚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失落的感觉,有一种就这样结束了的解脱感。当时我以为我得接受采访,不过大家都不问我,搞得我一时想不起该去哪里。”

当晚,记者和其他韩国记者一起吃晚饭,并没有去打扰崔哲瀚。席间李英镐坦言说:“看我哥哥的比赛我很紧张,这次可轻松多了。虽然对崔哲瀚不好意思,但我真心替常昊高兴。我哥哥和常昊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常常一起喝酒。不过后来常昊老是输,大家也不好意思继续在一起。这次常昊拿了冠军,想来哥哥也会很高兴的。”

6日中午12点半大家约在大堂见面,不过不见去祷告的崔哲瀚父亲。崔哲瀚的父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也多次带小崔哲瀚去过教堂,但这对喜欢睡懒觉的崔哲瀚是一个苦差事。崔哲瀚说:“我本来就不怎么想去,后来成为韩国棋院研究生之后,星期天也要比赛。爸爸就不能再坚持让我去教堂,此后我一次也没有去。”

问崔哲瀚晚上都做了什么,崔哲瀚说,因为“满眼都是棋局”,睡得很晚,上午10点多才起床。崔哲瀚还有些羡慕地说:“体育新闻第一条就是常昊夺得应氏杯冠军的新闻,播了很长时间,而且播完后体育新闻也结束。”

吃完午饭后,崔哲瀚要去中国棋院看望师父权甲龙道场小棋手和中国年轻棋手的比赛,再去岳亮和权孝珍开办的道场去看看。到了棋院门口,崔哲瀚的父亲想起崔哲瀚在中国棋院下农心杯的事情,感慨说:“当时崔哲瀚还是10来岁的小孩,一晃儿子都已经长大了,我也老了。”

棋院二楼大厅里正进行道场小棋手之间的比赛,对面的对局室里进行着古力、胡耀宇、谢赫等名角的比赛。崔哲瀚悄悄溜进去瞄了一眼,看到比赛下得如火如荼,就退了出来。后来记者告诉他这是CSK杯选拔赛最后一轮比赛,崔哲瀚有些吃惊。“这是很大的比赛啊,也能这么随意进出?”

权甲龙道场23名棋手在第一天交流比赛中输了,权甲龙笑称,那是这些小孩时差还没有调过来,状态也没有调整好。接着道出真正的原因说:“中方上场的有好几个已经是入段的职业棋手,如果我们要想和他们对抗,至少得来七八名已经入段的棋手。”不过权甲龙对中国年轻棋手的实力赞不绝口,说就这个年龄段的水平来看,中国棋手的实力比韩国只高不低。权甲龙尤其赞叹中国年轻女棋手太厉害了,再过几年中国女棋手肯定会重新夺得霸权,他感叹:“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也好,韩国也好,女棋手更喜欢打打杀杀。”

因为比赛已经差不多都结束,崔哲瀚这桌那桌的走动,和小师弟们亲热地说说笑笑,小师弟们则很懂事的决口不提输棋的事情。

陪着崔哲瀚度过一个下午,记者感觉他已经忘却了应氏杯失利,重新恢复了时而淡淡、时而明朗的本色。这许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忧郁会给周围人带来阴霾,也许是因为从小在胜负世界中打转,培养出了他坚韧的性格。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1-17 05:10 , Processed in 0.071358 second(s), 25 queries .

版权所有 2019 太菲棋牌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